碧萝

【洪陆】花开不向东

  香港的冬天总是这么冷,推开门扉,洪三走上了大街,路上稀稀落落的人,漫步在大街上,一颗大树在路的尽头,树枝如伞盖一般在太阳里晕出一片绿茵,一个身着牙白色长衫带着白色礼帽的人站在树荫下,好像是先生,洪三冲了过去,从后面抱住那个人,陆昱晟一声浅笑:“小毛头,你把我搂这么紧是怕我跑了”,洪三瞬时红了眼睛,哑声道:先生,您怎么到香港来了,我以为,我以为……?陆昱晟说“小毛头,不是你给我写的信吗,带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”。洪三擦擦眼睛,陆昱晟在他脖子上拍了拍,“小毛头好了,好了,这不是没事吗?”洪三提起箱子带先生去自己住的地方。
  这是一个三进的小院,虽房屋老旧,但打扫的很是干净,洪三引先生到了正房,扶先生靠坐在床上,在他后腰上加了枕头“先生,你先在这儿休息一下,我去炖点鸡汤”洪三说。陆昱晟拉住洪三的衣服,两人对视,陆昱晟红了耳根:“早点回来”。洪三眼睛一亮,连声道好。
  夜幕低垂,洪三点起了屋里的灯,喂先生喝鸡汤,一口一喂,两人视线交缠,情意绵绵。
  晚上,芙蓉帐暖度春宵。次日,洪三把先生揽在怀里,帮先生按揉腰部。是不是偷个香吻,浮生静好,不过如此。

树像一把伞,为路过的人遮阴
树像一双手,庇护我们的成长

二哥永远是二哥,昱晟哪敢?
接着昱晟朝二哥抛出一个白眼
师爷的手下们摩拳擦掌

一个家就要有一个家的样子

【洪陆】高处(二)

  有原小说截取,侵删,ooc

  月光照在大杂院的天台之上,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睡着的陆先生,洪三元感觉这些日子像做梦一般,陆先生竟然愿意接受自己的爱慕,还做了他的omega,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浸在温水里,晕晕陶陶的,夜幕渐过,晨曦微起,太阳渐渐挣开了地平线,光芒渐渐洒满陆昱晟的眼睑,睫毛微动,洪三元吻上他的嘴唇,陆昱晟轻起唇角,两人唇齿相依,分外缠绵。
  洪三元牵起陆昱晟的手,十指相扣,进了他的房间,日正初,月正好,外面的窗纸上映出屋内情侣炙热的身影,不严实的门缝透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,说不出是谁的声音,只是觉得分外恩爱。
  日正中天,洪三元扶着腰肢酸软的陆昱晟进了陆公馆的轿车里,十分自觉的将先生揽在自己怀里,为他仔细按摩。
  三个月后,洪三回到大杂院的时候,赫然发现陆昱晟正坐在院中,红葵花,拐爷,初予仙正围着他有说有笑。
  洪三元没想到陆昱晟会再次登门,不由一喜,问道:先生,您怎么来了。
  忽然注意到先生的耳朵上泛起红晕,洪三看呆了眼。
  陆昱晟道:怎么样?带我随便看看?
  洪三点点头“好啊。”当下带陆昱晟在一楼二楼走了走,似乎先生在经过厨房时皱皱眉。又来到露台上。
  洪三元看到先生欲言又止,试探地问道“先生,今天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  陆昱晟抿了抿嘴唇,说道“今天来确实有件事要跟你说。你要做好准备。”
  看着先生郑重的模样,洪三元也严肃起来,陆昱晟拉过洪三元的手放在小腹处,
笑了笑说“我不说,你应该猜得到。”洪三元仿佛被巨大的喜悦集中,问道“真的?”陆昱晟点了点头。洪三元猛的抱着陆昱晟。
  洪三元扶着陆昱晟到了房间,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,陆昱晟也觉得心里很温暖。
  这么多年,刀光剑影风雨江湖,没想到自己竞会栽在这么个小毛头身上?陆昱晟心想。
  忽然洪三想起了工会那帮人,叹了口气。
  陆昱晟仔细观察洪三,缓缓问道“我听徐特使讲,他前几天去总工会,看见他们舞刀弄枪,绝非单纯的游行,罢工那么简单,日后还会有大动作,国共两党目前通力合作也算一家人,总工会真有什么行动我们永鑫公司于情于理也该出手支持。”
  洪三一阵感动,忽然下定决心似的点点头道“先生,其实我也正在为他们担心,总工会这两日确实有大动作,……”当即将总工会要发动起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陆昱晟。
  虽然他答应了严华不将起义的事情告诉外人,但在他眼里,陆昱晟是他的爱人,必将和他携手一生的爱人,而且两人即将迎来他们第一个孩子,从来都不是外人。
  陆公馆里陆昱晟按住额头,考虑着洪三,工会起义,孩子与永鑫公司的事情。如果没有和洪三在一起,他肯定是借力打力既为永鑫公司谋取福利,又给gmd交一份投民状。
  既然现在决定和洪三元在一起,小毛头重情重义,爱屋及乌,就不能把他的兄弟当棋子考虑。陆昱晟心想。
 
 

【洪陆】高处(一)

对于原小说有节选,侵删,ooc

  当洪三跪在陆昱晟面前呈上门生贴的时候,他忽然觉得自己再也看不清未来的一切。
  时隔多年,再次登上郊外的灯塔,忆往昔先生自己登上高台说要帮自己做一个大人,成就一番大业,忽然眼眶又发红了。
  “男儿立世,当心怀天下,何况是区区一个上海。”
   “重情重义是你的品质,也许以后会成为你一步登天的阻力,绊脚石,甚至是你无法逾越的障碍,但你要记住,这品质才是你难能可贵之处,无论怎样不要轻易丢弃。”
  那个时候的先生真是指点江山,意气风发,神采飞扬,也不由的让人心生倾慕之情。
  再次登临此处的时候,先生问自己想要什么,其实看着先生温柔缱绻的侧脸,他犹犹豫豫想说“先生,能答应我一件事吗”临出口时又改成“剩下的听先生安排”。
  当时,陆昱晟摇了摇头说“洪三,你知不知道你要的不是远大赌场而是远大前程,而别人求一辈子的功名利禄,远大前程现在对于你来说,几乎是近在咫尺,唾手可得。”
  洪三一愣“我不是很懂。”
  陆昱晟转过身来,一双深邃的眼睛直视洪三,仿佛要看到他的内心,“告诉我,上海好不好?”陆昱晟问道。
“当然好!”洪三想都没想就答道。
  “想不想做这城市的主人”
  “谁不想啊”
  “好!那你现在听我吩咐去做一件事……”
   “先生您说”
   “去向于梦竹求婚”
   “啊”洪三这才真正的愣住了。……
    当先生说,求婚的时候,他的脑海里浮现的身影,不是于梦竹,而就是对面默默含笑的先生。似乎是很久以来就有的想法,想把松翠如竹的先生揽在怀里,看他浅浅的微笑。
  灯塔上的风愈发的大,浮生苍狗,吹淡了记忆中的佳人。
  浮云散,明月故人来,团圆美满今朝会。
  洪三看着手心的钻戒盒💍,看着远方的大上海,眨了眨眼睛,似乎看见了什么。

红尘万丈,紫陌三千,皆不如你,你眼眸中的我,便是我的世界。